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

【幸福宣言】第十九屆佛化聯合婚禮新人 林致諺/程怡嘉

最難忘、感動的的幸福行動


致諺:最難忘的還是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天,那一天有點冷有點雨,但在我們既定的台北雙年展行程中,整個情緒隨著展覽的新鮮事物和妳的陪伴隨之高漲,我暗自的想著,和妳相處一陣子了,或許今天是個契機,行程來到士林紙廠的試聽暗房,靜謐的空間中,螢幕亮晃著陳界仁的《幸福大廈》,鼓起勇氣向妳提了,雖然等待妳回應的時間像是時光凍結,但很謝謝妳的手最終能交到我的手上,我知道這只是我的第一個考驗,往後還有長久的人生需要我們繼續攜手渡過的。

怡嘉:有一天和致諺前往士林紙廠參觀台北雙年展的展覽,在黑鴉鴉的展間裡,我們肩並肩坐著觀看錄像作品,我仔細且小聲地向他介紹藝術家的背景、作品內容,由於兩旁還有其他參觀民眾,因此他對我說:「等會兒再說。」過了一會兒,當整間展場只剩下我們時,致諺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螢幕,並很嚴肅說:「我最近在思考一個『議題』。」由於我們時常相互出考題腦力激盪,因此我做了萬全的心理準備,準備迎擊他這次出的難題時,他卻忽然轉頭望向我,目光炯炯的說了:「我們可以在一起嗎?」當時心裡緊張的感覺,至今都令人難忘。

選擇佛化婚禮,對愛多一分堅持和承諾


致諺:本身家裡是崇信多神,有拜玄天上帝、土地公、天公、義民爺等,信仰多是為求一份心中慰藉的寄託和生活中道德習俗的約束。在因緣際會下,了解怡嘉的家庭是有皈依法鼓山的,透過她的說明,知道法鼓山是個特別的佛教團體,強調內心淨化、崇尚自然、與萬物共存,並且在看過佛化婚禮的介紹後,對於儀式的理念和過程深感認同,於是決定透過此一儀式完成彼此的終身大事。

怡嘉:由於年紀的關係,周圍的好友接連的都結婚了,看了許多的婚禮、與婚後的真實生活之後,忍不住開始思考婚禮儀式對人們的意義究竟是什麼?在這個因緣際會下,致諺剛好提出對婚姻的想法,希望以未來真實的雙人生活為結婚重心,取代鋪張浪費的一日婚禮,因此在討論過後,我們決定將婚禮的方向定為小巧、溫馨、慎重的。由於我從小就參與法鼓山大大小小的活動並不陌生,因此最後我們選擇以法鼓山的佛化婚禮做為我們人生的重要大事,希望彼此都能在這個環境中得到祝福。

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,共築幸福的佛化家庭 


致諺:對於未來,我們不停地描繪、想像和調整,但我想,最終還是會回到初衷,在一起就是兩個人、兩個家庭的融合,缺了一個人、虧待了一個家庭,就是失衡不圓滿了。我期望藉由這個新的家庭產生,可以促使兩個原生家庭的圓滿,可以彼此優雅、溫順、共存的結合下去,生活下去的。

怡嘉:挫折是人生旅行的風景之一,但希望在面對每次的挫折、失落時,能相互扶持、激勵對方。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人,因此在日後的真實生活裡,當雙方意見迥異時,我們可以尊重對方的想法。天天相處,會開始視對方的陪伴、體貼、關心為理所當然,因此希望未來浮現這種態度時,都能再次告訴自己「每次和對方談話,都要用最珍惜的心情,不冒任何風險,讓唯一的伴侶受傷」。

親愛的,愛要勇敢說出來! 



致諺:心中充滿著感激,妳能選擇了我,我們的結合確實就像「牽手」一詞一樣,不是透過言語、書信允諾,而是從妳手交到我手心那時開始。而且在接下來的相處中,我驚異的發現彼此的相合處有著八成的相似,不論是興趣、研究、品味,乃至於生活中的價值觀,在一開始就處在一種穩定共識的契合中,雖然留有兩分的相歧,但或許就是供未來生活磨合的動力。還想對妳說的是,我們快是「牽手」了,對我是個甜蜜,也是個責任,或許未來的生活無法盡善盡美,但從妳手交到我手心到變成真正「牽手」的那一刻,我都會撐起這個新的家庭,盡我所能提供一個最幸福的環境給妳。


怡嘉:千言萬語說不盡,最想說的還是,「謝謝你,真的非常高興這輩子能和你相遇,我們一起加油,一起前進!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